中科院院士邹才能: “三个创新”推动非常规油气“三个突破”

2021-01-15 浏览:442

回顾我国石油工业发展历史,我国陆上油气勘探已全面进入非常规时代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非常规油气勘探开发取得“革命性”突破,实现了从常规油气向非常规油气的工业化发展。2020年,中国非常规油气产量接近7000万吨油当量,成为我国“稳油增气”的最现实资源,战略意义重大。其中,非常规油是产量稳定的“砝码”,预计2030年将占原油总产量的20%;非常规气是产量增长的“主力”,2030年有望超天然气总产量的50%。


非常规油气革命性跨越式发展得益于理论、技术、管理“三个创新”。一是理论创新,打破了常规渗透性储层、经典圈闭油气成藏的概念,突破了直井达西渗流开发的技术路线,提出了连续型“甜点区”非常规油气理论,为非常规油气地质新学科的建立奠定基础。二是技术创新,打破了直井为主的井筒方式,创建了非常规油气水平井、平台式、体积压裂形成“人造油气藏”理论,突破了依靠达西渗流开发的传统认识。三是管理创新,突破科技、管理、市场分界围墙,建立一体化最优降成本机制与体制。非常规“低品位”资源,必须“低成本”开发,尤其在中低油价时代,“低成本战略”将成为油公司发展的生命。



非常规油气从地质理论、开发技术、管理模式等方面不同于常规油气,产业发展具有“三个必然”特点。第一,常规—非常规油气有序聚集的基本规律,指导油气勘探开发从常规进入非常规油气新阶段,是石油工业发展的必然历史趋势。第二,非常规油气开发需建立“人造油气藏”理论技术,实现地下页岩油原位转化、地下煤炭气化、地下水平井压裂体积开发,通过颠覆性创新,突破瓶颈技术是非常规油气开发的必然要求。第三,非常规油气开发向深层、新区新领域、原位改质油化与气化等方向发展,开发难度不断加大,未来持续中低油价大势,创新低成本技术是非常规油气开发的必然路径。


做好非常规油气领域“十四五”战略规划部署,努力谋划实现非常规油气“三个突破”。第一,以川南海相古老储层开发为代表的“页岩气突破”,重点推动深层资源有效动用,积极开展新区新领域攻关试验,打开新局面,未来努力在四川盆地建成“川渝天然气大庆”,推动我国天然气产量再上新台阶。第二,以中低成熟度、中高成熟度页岩油开发为代表的“页岩油突破”,创新油气开发理念,分别采用地下原位转化、水平井体积压裂技术路线,建立页岩油地下“人造炼厂”和“人造渗透率”,保障国内原油产量生产底线。第三,以煤炭地下气化为代表的“煤制气突破”,将煤炭在地下加热,生成氢气、甲烷等气体产物,结合二氧化碳捕获、利用与封存技术(CCUS),实现煤炭清洁化利用,推动我国天然气快速上产。


“十四五”期间,继续加大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,加大理论科技创新力度,用科技支撑当前、引领未来非常规油气发展。我国非常规油气发展潜力很大,理论突破、技术研发仍需加大科技投入,提升自主创新力度,促进人才队伍与实验室建设。大力发展非常规油气,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奠定资源基础,为油气储量增长、产量增加提供资源保障。


邹才能.jpg


邹才能

工学博士,中国科学院院士,石油天然气地质学家,非常规油气地质学理论奠基人与能源战略研究科学家。现任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副院长、国家油气战略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、国家能源页岩气研发(实验)中心主任、页岩气勘探开发国家地方联合工程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等。


主要从事油气地质理论研究与勘探实践。创建了非常规油气地质学理论,第一个发现北美以外更古老的页岩气层系和具工业价值的纳米孔隙,首创“人工油气藏”开发概念。论证了岩性地层油气成藏机理,建立湖盆中心砂质碎屑流等沉积模式。阐明了古老碳酸盐岩大气田形成分布规律,推动了我国油气勘探战略转变与重大发现。研判世界能源发展大势,提出了“氢能中国”、中国“能源独立”等战略认识。向国家提出天然气生产与安全建议,得到高度重视。


出版《非常规油气地质学》《新能源》等第一著者中英文专著7部,发表学术论文200余篇(SCI收录94篇,5篇论文获中国百篇最具影响国内学术论文)。2019年入选爱思维尔2018年中国高被引学者榜单。获批4个国家标准,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1项与二等奖1项、省部级奖10余项、李四光地质科学奖等。


版权声明:稿件为ECF国际页岩气论坛(www.energychinaforum.com)负责编译,未经许可不可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
回顶部
留言

请留下您宝贵的意见

您的姓名*
联系电话*
电子邮箱*
公司名称*
反馈内容*
提交